新闻资讯

  • 按新闻关键字搜索


六一将至,看《马兰花》的惊艳舞美,听苗培如解析设计创意

[2016-5-26 11:12:13]    [来源:中国舞台美术学会]  [作者:wmnews]

  浏览:  

 


5月16日起,中国儿艺院庆大戏——新版儿童剧《马兰花》进入中国儿童剧场进景、装台,该剧舞美设计、中国儿艺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师苗培如走进剧场,指导装台。

儿童剧《马兰花》将于6月1日在中国儿童剧场首演。


惊艳舞美现场抢先看

 


▲《马兰花》现场效果图


装台现场

▲《马兰花》舞美设计苗培如指导装台


 


▲《马兰花》舞美设计苗培如指导装台


珍贵手绘效果图


▲《马兰花》舞美设计效果图


 


▲《马兰花》舞美设计效果图


 


 


 


 


 


 


 


 


 


 


 


 


 


 


 

▲著名舞台美术家苗培如手绘《马兰花》舞美效果图


 

▲著名舞台美术家苗培如手绘《马兰花》道具效果图


苗培如简介


著名舞台美术家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央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师。历届文化部高级职称舞台美术评委会主任、评委。文化部文华奖评委、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评委、中直院团优秀剧目展演评委、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评委等。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6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设计专业。擅长油画、水粉画、舞台美术设计。

历任2008年北京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闭幕式舞美总设计、2010年广州第16届亚洲运动会开幕式、闭幕式舞美总设计、建国60周年群众游行指挥部专家组专家并设计天安门广场民族团结柱等。

其作品根据不同艺术类别诠释风格迥异的演出样式,设计风格高雅细腻、大气恢弘,在中国民族传统文化基础上追求时尚,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舞台美术家。

其主要设计作品有:
儿童剧《十二个月》、《和月亮交谈的六个晚上》、《乞丐与王子》﹙1991年新加坡﹚、《月光摇篮曲》、《小蝌蚪找妈妈》等,话剧《年轻一代》、《战太行》、《西安事变》、《原野》、《神镐》、《红蜻蜓》、《豆冠镇的居民和强盗》、《复活》等,豫剧《香魂女》、《穆桂英挂帅》、《红菊》、《盛世梨园》等,河北梆子《忒拜城》等,京剧《泸水彝山》等,民族交响音乐会《乐府画廊》建国60周年国庆展演国家大剧院音乐会《江山如此多娇》。歌剧《生命之火》《木兰诗篇》等,舞剧《塞上昭君》等,音乐剧《日出》《蝶》等,歌舞晚会《蔚蓝色的浪漫》《大唐华章》《康定情歌》等,旅游晚会《梦回大唐》等。

1994年至2006年共担任十届文化部春节电视晚会舞美总设计及策划人之一。

多次获文化部文华奖﹑文华大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艺术节大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广电部星光杯优秀美术奖﹑舞协荷花奖﹑话剧金狮奖﹑学会奖、少数民族文艺会演金奖等国家级各种奖项并国务院立功,2008年9月获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个人称号,是载入中国戏剧出版社《中国儿童戏剧史》中专著介绍的舞台美术家二人之一,是2007年4-12月由艺研院、中国剧协主办、田本相策划的在北京人艺举办的《中国话剧百年展》中介绍的五位舞台美术家之一。


 

对话苗培如

Q1.现在越来越多观众走进剧场会关注舞美,您能说一下舞美设计的具体工作吗?

不管是戏剧演出,还是大型演艺活动,按道理除了演员的表演,其他都是舞台美术。我们上学时有个最简单的说法:灯、服、道、效、化,代表了灯光、服装、道具、效果、化妆。我的专业学的是舞台美术设计。舞台美术设计在舞台美术起到引领的作用,它就好像是一个舞台美术的领导者,把握全剧演出的面貌,是相当重要的。

一般观众来看演出的时候他肯定会关注到舞美的工作,其实舞台美术设计在一个创作主创组里的位置,关键是看你自己怎么摆。戏剧演出有它的一定的规律,不管是在剧场还是在大型广场演艺活动里,所有的舞美创作都是一个规律:你要表现什么,你给观众什么,你怎么给,都离不了这几个问题。


 Q2.  第六版《马兰花》的舞美设计在创意和技术手段上和第五版有什么不同?会有很酷炫的技术配合吗?

我想说一下,时代在发展,我们今天绝对不能以现在的眼光看过去。过去时代的人也想不到今天我们会发展到什么样。谁也没意识到世界发展这么快,我们中国跟世界是同步的,技术手段日新月异。因为这些年我们经常跟世界接触,中国舞台美术话语权在世界上越来越响。我们参加了很多国际组织,参加了很多展览,就是要了解世界的进步和我们现在发展到什么样,和观众需要什么样的舞台美术。

炫酷的技术配合是有的,但最主要的还是艺术、是创意、是我们的审美,拿什么样的作品来感动观众。我们经常说视听艺术,那肯定是又看又听,包括作曲、音乐、效果。看,当然主要是我的任务,我的任务跟导演共同完成,我们一般叫舞台样式,舞美玩的就是空间艺术和时间艺术,大家在一定的时间内,在一定的空间里,我们给大家创造一个神幻的、浪漫的、现代的、今天的马兰花。


 

▲《马兰花》舞美设计苗培如讲解设计方案


Q3.  落实到具体执行上,您能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新版《马兰花》的舞美设计吗?是更绚丽、更恢宏、更浪漫,还是别的什么?或者说您在舞美创作时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

你说的这几个词儿都很准确,我们也一直在追求。现代技术发展程度很高,但技术怎么用跟你用的手段在这个戏里起什么作用有很大关系,用不好它是起反作用的。大家会发现现在很多演出特别炫目,但是看完了不知所云,就被那些所谓高科技给你捣乱了。所以说你的科技手段跟艺术结合好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探讨追寻跟世界对话的内容,我们《马兰花》也是要做到这一点。当我接到这个任务,我就知道这个任务在我肩膀上的重担之重。这么多年的经典剧目要重搞,它不是简单一个戏,它承载了几代观众的梦想和我们剧院几代创作人员和演员的辛勤努力。 


 

Q4.  这次走进剧院看《马兰花》的不仅仅是小朋友,可能有很多老年人和中年人,他们来追忆自己逝去的童年时光。经典重排是很困难的,要有颠覆,要有创新,剧目精神还要传承下来,《马兰花》不仅要让中年人高兴,让老年人感动,还要让小朋友们觉得好看,创作中是不是会压力很大?您最后找到的密钥是什么?

对,这也是我们之前6、7个月时间所面临的难题,所苦苦思考和追求的就是这点。我的专业是舞台美术,但是我必须站在一个导演的高度、站在一个剧组的高度、站在一个作曲家的高度,跟导演来共同思考这个剧的舞台样式。那什么样的舞台样式才能呈现给观众一个最好的面貌,让我们的几代观众都能喜欢,而且还必须有创新,必须紧跟时代,还要保证多少年不落后。

那么最后答案是什么?小朋友们走进剧场就知道了。六一是剧院的生日,又是儿童们的节日,希望大小朋友都走进剧场来看戏,答案就在舞台上。


 


▲《马兰花》舞美设计苗培如与工作人员探讨设计方案


 

Q5.  都说所有的艺术门类都是一个遗憾的事情,很多作品在当时自己觉得很满意,等你以后回过来想想还是觉得有遗憾,这就是和自己较劲的一个工作。您在《马兰花》的舞美设计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哪个部分的设计是困扰自己很久的,然后最后有一天突然感觉“哎,成了!”?

太有了,我跟导演钟浩经常一块说的一句话就是“成了”。我们一直在苦苦追寻一个演出样式,拿什么样的才能最适合我们新版的《马兰花》,我们希望有一个颠覆。我们俩在一块讨论经常是翻江倒海的,就是希望找到一个能改变过去的、老的版本给大家的感觉,又继承老版本的某些东西,还要拿给今天的观众看的舞台样式。2月23号那一天,我们突然觉得我们找到了,钟浩就一拍桌子,说:“成了。”

我们俩合作过很多年,已经形成合作习惯了,我知道他一说“成了”,他肯定特别满意。舞台美术是要演出的,他不是做出来二维给大家看的,导演必须用了才行。有个舞美大师叫乔治·西平,他说了一句话:什么样的舞美设计是成功的?导演用的好的设计,导演用的就是好设计。我们非常希望,这一版的《马兰花》能震撼观众、多少年都不落后,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马兰花》导演钟浩与舞美设计苗培如讨论舞美设计


 

Q6.  主创们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大家的精神内核最后怎么揉到一起,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您和钟导在沟通合作上,会有不认可对方意见的时候吗?这时怎么处理呢?

导演几乎还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我就看到剧本了。这个时候我自己天马行空,完全没有目标跟选择。我就苦苦思索,跟大海捞针一样,在浩瀚的艺术海洋里,我截取哪一朵浪花呢?我会想到我过去在设计儿童戏剧的一些设计规律,我会想到我跟国外或国外一些艺术家交流的一些看法,会想到今天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今天的观众们需要看什么,孩子们需要看什么。不管想多少,最后一定要选择。现在这一稿我创作之前已经做了4、5稿,定稿之前跟钟浩沟通,他也说不上来,我也感觉不满意。我知道过程必须很痛苦,毕竟压力在那儿呢。

我经常说,我从事的职业跟我的爱好高度一致,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希望下一个更美好。现在我就在搞下一个,如何更美好。有的设计师跟我讲,苗老师你紧张什么,不就是玩吗?这么多年玩个戏还不简单。我在中国儿艺从事这个舞美设计,第一个戏《十二个月》就像大考一样。这次《马兰花》又是我的一个大考。不管我多资深,那都是过去的。这个戏搞的好和不好关系到我、关系到剧院、关系到这个戏的命运,当然也关系到导演钟浩。

我跟导演钟浩有过去多年的合作经验,也是很好的朋友。主创之间如果是很和谐的好朋友,那你们谈什么东西都无所顾忌,可以天马行空的去乱想,说不定就会碰出火花来。我跟钟浩就是这样,我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即便走到死胡同,再往下走,终究会找到那一点。2月23日,我永远忘不了这天,我们找到的时候,他一拍大腿“成了”,我也意识到我们成了。当天晚上我俩一直非常兴奋。我们还发微信说,咱们看看明天早上还兴奋吗?如果明早不兴奋就不成了。第二天早上我们一想还是兴奋,还是对。当然最终稿和当时通过的稿还是有点距离,但是大的舞台样式定了,后来只是发展得更好了。那一稿解决了大家很多创作上的问题、困惑中的问题,我们在过去创造过程中逐一解决了,所以现在我希望这一稿,是我们拿出来的最满意的一稿。

0
上一条:舞台设计泰斗李名觉作品回顾展将亮相纽约 下一条:钢琴调律师陈燕循声听展